从农民春晚看乡村文化振兴——金寨县关庙乡胭脂村“村晚”文化浅析

发布时间:2018-03-20
[字体:  ]
  “农业强不强、农村美不美、农民富不富,决定着我国全面小康社会的成色和社会主义现代化的质量。”3月8日上午,习近平总书记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深刻认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扎扎实实把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好,提出了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等“五个振兴”重要论述,其中把文化振兴摆上前所未有的高度,纳入了乡村振兴战略之一。乡村兴,必须文化兴。围绕文化振兴战略,乡村应该从哪些方面发力?金寨县关庙乡胭脂村通过不断探索,靠“村晚”文化走出一条乡村文化振兴之路。

  一、基本情况

  金寨县关庙乡胭脂村位于该乡西南部,总面积38平方公里,辖18个村民组,2578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11户1070人,是全乡六个行政村中两个非重点贫困村之一。2016年被确定为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点,因盛产灵芝,被中国灵芝协会授予“中国灵芝第一村”称号,境内有始建于宋代山寨遗址花娘寨,是户外运动的最佳场所。

  2015年以前,这个村群众文化生活相当贫瘠,整个山村“路灯不亮、道路不畅、喇叭不响、设施不全、文化不兴”是其真实写照,群众茶余饭后除了干点农活就是打牌、闲溜,有的与邻居因小纠纷打骂争吵,还有的对村两委稍有不满就是信访、上访,全村群众幸福感、安全感严重缺失。随着2016年省级美丽乡村建设点和农村宅基地制度试点改革的启动实施,胭脂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栋栋规划统一的扶贫搬迁住房错落有致,文化广场、旅游公厕、绿化亮化、游客接待中心、农家小院、体育健身步道、村内主次干道路等相继建成,基础设施得到了明显改善。村里一些产业大户、能人志士、文化爱好者主动参与到村级事务中来,建立了村民事务理事会。胭脂山庄庄主余野平就是其中一位。余野平是一名退伍军人,回乡后自己利用闲置的民房建起了民宿,依托胭脂村及花娘寨的美丽传说搞起了集餐饮、住宿、户外运动为一体的乡村旅游项目,2016年凭着自己的一股钻研劲,秘制一道“花娘子灵芝老鸭煲”菜肴,一举荣获金寨第一届美食文化节银奖。2017年春节,在余野平及几个在外创业人员的倡导下,由村两委主办,村民事务理事会承办,通过群众自编自导自演,成功举办了胭脂村第一届农民“村晚”。当天观看演出的群众达1000多人。2018年正月初一,经过历时2个多月筹备,第二届群众自己的“村晚”再次在胭脂村上演,安徽卫视节目主持人马滢、罗彬、六安电视台节目主持人毛瑞、空政歌舞团青年歌手燕妮、音乐外星人丁于、实力唱作人童丹、内地歌手李猛等相继发来贺辞,河南电视台节目主持人、“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CCTV第六届新春原创音乐2018新春原创歌曲金奖获得者李鸿玉亲临晚会主持客串,安徽卫视现场报道,养心金寨网络直播,安徽日报刊登宣传,吸引周边乡镇共3500多人现场观看演出,11.56万人通过网络浏览晚会盛况。为确保“村晚”取得圆满成功,关庙乡党委政府、胭脂村两委精心组织,指导当地的村民从节目的遴选、编排及演出当天的活动预案上进行把关,对所需经费进行以奖代补,县文广新局对整个活动予以技术和道具支持,“村晚”组委会通过募捐形式筹集所需经费,支出情况事后即时公开。晚会上,围绕“美好乡村新生活”这一主题,村民们一口气拿出了28个节目,歌伴舞《拜新年》、舞蹈《福门开好运来》《茶山情歌》、古筝弹奏《弄戏》、英文歌曲《故事与她》、农具舞台秀等节目精彩纷呈。村里还为评选出来的好婆婆、好媳妇、好子女、优秀环卫工人等进行了颁奖,并且邀请了本村的全国最美家庭余佩峰、吕绍军夫妇与观众进行交流,为他们颁发“胭脂村最美形象大使”奖牌,整场晚会取得圆满成功。一石激起千层浪。如今在胭脂村,失传或消失多年的民间文化悄然兴起,“村晚”激发着胭脂群众对乡土文化的热情,他们白天在山场田地里劳作,傍晚聚集在文化广场载歌载舞,自娱自乐,享受着幸福的文化生活。

  二、取得成效

  胭脂“村晚”,农民自己的春晚。在短短两年时间里催生着乡村文化的萌芽,吹响了乡村文化振兴的号角,取得令人鼓舞的经济和社会效益。

  1、扩大了影响。通过美丽乡村建设、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和扶贫搬迁建设,胭脂村极力打造村级外部环境,彻底改变了以前的脏乱差形象,村容村面貌焕然一新;通过现场演绎、网络直播、电视报道、报纸宣传、明星客串等形式,讲好胭脂故事、搞好“村晚”活动,有效地宣传了胭脂、推介了胭脂,慕名前来胭脂旅游的游客逐年增加。同时社会的关注度也在进一步提升,据县文化部门透露,胭脂村2019年作为全市农民“村晚”直播现场,将倍受上级及各大媒体的关注。

  2、激发了活力。口袋鼓起来、环境美起来之后,胭脂村民在精神文化领域也迸发展现自我的“表达欲”、期待“获得感”,透过“村晚”这方小舞台,展现着群众的文化自信,演绎着一出乡村振兴的文化大戏。乡村振兴,不仅是经济意义上的振兴,更有精神层面的振兴。加强农村文化建设,尤其是改变农民思想观念,乡村振兴战略才能收到良好效果。而胭脂村正是从此处破破题,使乡村文化大大方方走上舞台正中央,发挥着在振兴乡村中的特殊作用,广大群众的文化参与感、幸福感、满足感一年比一年强,激发了乡村的活力。

  3、革除了陋习。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建设的发展,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逐渐完善,乡村面貌焕然一新,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观,但农村一些陈规陋习仍未革除,乡风文明仍待进一步提高。胭脂村不光是通过“村晚”形式,还通过表彰“好婆婆、好媳妇、好子女、优秀环卫工人、最美形象大使”、评定“不孝子女”等形式,激励先进、鞭策后进,加强村民道德建设,努力传播正能量,着力培育纯真质朴、和谐美好的精神家园,民风得到有效好转。村里一贫困户闫某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典型,经常为小事打骂父母,去年胭脂村按照乡党委政府的安排对全村“不孝子女”进行评定,闫某第一个被评定上,县电视台对他的劣迹进行了跟踪报道,村两委还成立了帮教组织对其帮扶教育,通过自己的深刻反省,改掉了不孝的恶习,今年“村晚”期间,他主动要求加入志愿服务队伍,参与“村晚”志愿服务,村两委也根据他实际表现按事先约定兑现了物质奖励。患有智障的李后发不讲究卫生是村里出了名的,常年穿着“乞丐服”,衣服上油黑发亮,不爱洗澡,身上一股异味。但今年却变了一个人似的,“村晚”还没开始,他就早早地洗了个干净澡,换上一套干净衣服,早早地等在晚会现场。村书记丁保国说,他不敢相信这个从来不爱干净的人突然讲究了起来,想必是“村晚”改变了他的生活陋习!

  4、陶冶了情操。胭脂村以群众思想建设为基点,搭建文化价值传播平台,按照先进文化建设的总体要求,提炼出符合群众切身利益、有实践基础的“村晚”文化,作为群众广泛认可的核心文化,并通过多种方式,让其融入群众思想,成为引领群众投身村级建设的共同信念,积极营造乡土文化人才健康成长的良好氛围,鼓励、支持、引导有文体特长的群众展示才艺,并实现自我发展,既陶冶了广大群众的思想道德情操,又提升了群众的文化修养。

  三、存在问题

  纵观关庙乡的文化建设,以胭脂村为代表的“村晚”文化从独特的视角折射出群众对文化生活的渴求,取得的成效是明显的。但是从当前文化发展情况看,也还存在许多问题。归纳起来就是“四不”:

  1、阵地不完善。关庙乡辖6个行政村,80个村民组,共有11个中心村和规划的自然村庄,总人口12000人。近年来,通过美丽乡村建设和文化阵地建设,建成了3个农民文化乐园,4个文化广场,6个农民文化书屋,群众文化场所建设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但是仍有2个村、7个中心村庄和自然村庄的文化设施建设与配备不到位,阵地建设相对滞后,部分村群众文化活动无场所的矛盾依然突出。同时,已建成的文化阵由于设施不齐全,出现利用率较低等现象,文化阵地建设相当不完善。

  2、队伍不健全。一方面管理者队伍不健全,全乡广播文化站目前只有2个在编人员,人员编制严重不足;另一方面乡土文化人才不健全,由于许多老一辈乡土文化能人逐渐消失,好的文化精髓未能完好地传承下来,文化传承不及时,加之许多人员外出务工,乡土人才培养较难,队伍建设参差不齐;第三是文化爱好者队伍不健全,缺少像胭脂村余野平这样的文化爱好者去助推乡村文化产业的兴盛繁荣。

  3、运作不规范。乡村文化生活单一,群众需要文化,这是不争的事实。有需要就有市场,相当一部分的文化队伍就会介入进来。政府对文化管理力度的加大是从城市开始的,消除黄、赌、毒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这时候,一部分素质不高的文化团队、文化产品便开始向乡村蔓延,而乡村地域广阔,人员相对分散,管理难度很大,这就造成了乡村文化建设的相对混乱,乡村群众的需要,与不合规范的文化的介入,造成了这种不规范性。

  4、带动不明显。乡村文化产业的发展一定应带动当地一方经济和社会发展。但从目前看来,乡村文化还是不规范的、极其脆弱的,“四个自信”之文化自信显得苍白无力,对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带动促进作用贡献不够大,群众的陈旧的文化思想观念、陈风陋习还没有从乡村文化的发展中彻底真正扭转过来,以文化提升村民整体文化道德素养软实力带动移风易俗、乡村旅游、特色产业发展的硬实力依然不强。

  四、振兴路径

  乡村文化振兴是一个系统性工程,必须从场所、人才、机制、带动等四个方面解决好路径问题。

  1、建好一个阵地,解决好场所的问题。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群众渴望文化生活,首先就要解决好文化场所建设问题。公共文化设施建设是乡村文化建设的基础,没有足够的硬件设施支撑就无法全面进行文化建设,因此,公共文化建设需要相应的活动设施和场所。乡镇政府要坚持因地制宜、综合利用、便民利民的原则,确保乡村基础文化设施能满足教育培训、文体活动、公共卫生、综合治理、便民超市等乡村服务功能的发展要求,不断加大乡村文化建设场所。目前,金寨县结合宅基地改革和易地扶贫搬迁建设,许多群众都从山上搬迁至集中安置点,住上了宽敞明亮的新房。全县规划的集中安置点较以往有大幅度增加,群众要享受改革带来的成果不仅是住房条件的改善,同时还有群众文化生活的提高,这就需要在公共文化设施配套上紧跟其上。要根据人口集中居住的规模,分类实施农民文化乐园等项目,实现群众文化生活哪里有需求,文化阵地就建到哪里,文化阵地建在哪里,文化活动就开展到哪里。

  2、培育三支队伍,解决好人才的问题。重点培育好管理者队伍、爱好者队伍、演艺者队伍等三支队伍。一要注重乡村文化干部的培养作用。建立考核培养机制,不拘一格用人才,从上述三支队伍中培养人才,保证文化干部的质量,同时要加大对乡村文化干部的关怀力度,使他们有更高的积极性来做好乡村文化工作。二要加强原有文化人才的保护。尤其是要深度挖掘很多民间老艺人,把老绝活传承下去,条件优势比较明显的,还可以做出文化品牌,为当地的经济发展做贡献。三要多渠道培养人才队伍。通过“请进来、走出去”的办法,或把乡村文化队伍输送到文化艺术院校进行深造,或由正规文化艺术院校派人到乡村文化部门进行教学培训,还可以直接派艺术骨干去农村定点支援帮扶。

  3、实现四个到位,解决好机制的问题。乡村文化建设是一样永久性工程,不是一朝一夕见效的。也不是仅仅靠通过送戏下乡、看看电影等就能达效的。必须从认识、政策、制度、管理的层面,建立一套健全的体制机制,实现认识、政策、制度和管理“四个到位”。从认识层面上说,乡村文化建设离不开政府和村民的共同努力,作为政府要充分认识到文化建设对乡村发展的重要作用,作为村民更要认识到文化建设与自己息息相关。从政策层面上说,不仅要加大乡村文化设施建设的投入,还要加大对民办文化的政策支持力度。从制度与管理层面上说,文化场所建设后,要制订或健全乡村文化活动设施和场所的管理制度,合理、灵活地安排活动开放时间,提高乡村现有文化设施和场所的综合利用率。同时,各级政府都要把公共文化设施工程纳入到为民服务的重要议程,从财力、物力、人力等多方面提供支持,并动员社会企业或个人广泛参与乡村文化建设,推动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落地生根。

  4、搞好三个结合,解决好带动的问题。以文化优势宣传乡村特有名片,并以乡村特有文化名片,规划繁荣相关文化产业,并以此为基础,带动引领经济和社会发展。一要与移风易俗相结合。乡村振兴,既要发展产业、壮大经济,更要激活文化、提振精神,两者缺一不可、不可偏废。只有重视乡村文化、挖掘和利用好乡村文化,不断推动乡村文化繁荣发展,才能够使其成为乡村振兴的不绝源泉、为乡村振兴提供持续的精神动力。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和经济建设的发展,农村基础设施建设逐渐完善,乡村面貌焕然一新,生产生活条件大为改观,但农村一些陈规陋习仍未革除,乡风文明仍待进一步提高。比如,赌博之风屡禁不止。春节前后,进城务工人员陆续返回农村,原本空荡荡的村庄顿时热闹起来。大家聚在一起,赌博就成了必不可少的“娱乐”活动,一场下来,有人一夜间输掉几千、几万,有的甚至将自己一年外出务工的收入输得精光。又如,婚丧嫁娶大操大办。农民群众经济收入增加了,婚丧嫁娶时互相攀比,大操大办,铺张浪费,少则五六万,多则十多万。婚俗方面,女方向男方要彩礼,要汽车、房子,加重了男方家庭经济负担,有的为此债台高筑。丧葬方面,有些地方仍保持着传统的丧葬习俗,纸质的金童玉女、香车豪宅、家具家电一应俱全,有的甚至还重金请人“哭丧”,将葬礼变成一场“闹剧”。繁荣乡村文化,就是要打破这些不成文的老规矩,树立勤持家、新事新办的新风尚。当前,关庙乡着重要从移风易俗上入手,加强乡风文明建设,不断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继续开展好“好婆婆、好媳妇、好子女”评选和“不孝子女”评定工作,不断深化家风建设,以家风促民风,以民风带乡风,让文明新风吹进千家万户。二要与村容变化相结合。良好的村容村貌对乡村文化建设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必须一如既往地实施好美丽乡村建设和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工作,进一步打造乡村外部环境,提升乡村文化品位。2018年关庙乡将以农村“三大革命”为抓手,在农村环境综合整治和美丽乡村建设巩固提升上持续发力,努力规划实施田园综合体项目建设,推动乡村面貌新变化。三要与特色产业相结合。要从单一的乡村文化发展成为广义的乡村文化产业,依托当地的自然的、人文的、红色的、历史的资源优势打造更多赋予文化内涵的特色产业,实现“文化+农业”、“文化+旅游”、“文化+体育”等“文化+”融合发展之路。就关庙乡而言,着重要挖掘好鄂豫皖省委会议遗址、立夏节起义党支部会议旧址、红军医院、红军桥、红军墓等红色文化,讲好胭脂由来和花娘寨的传奇故事,开发当地的灵芝、山核桃、野生茶等特色农产品,搞活红色的、生态的、健康的乡村旅游,不断增加文化产业带来的产业附加值,让人民群众在乡村文化发展过程中得到更多的实实在在的实惠。(关庙乡党委副书记、乡长 李才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